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
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
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
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
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
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
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
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

丁圣元
2016-12-15 06:19:23   来源/作者:期货日报 梁楠   评论:0


  引言

  如果一定要把投资分析方式分为技术派和基本面派的话,那么丁圣元可算是前者的笃信者和代表人物。作为两本影响无数投资者的国外技术分析经典书籍——《期货市场技术分析》及《日本蜡烛图技术》的中文译者,某种意义上也是其二次创作者和引入者,丁圣元的名字注定会在国内证券期货市场上烙下印记。这还没算上他翻译的其他投资名作——《逆向思考的艺术》《股票大作手操盘术》《股票大作手回忆录》……

  在博采众长、付诸投资实践并融入对《周易》哲学的理解之后,丁圣元还以一本自著的《投资正途》进一步巩固了自己在投资界的地位。

  丁圣元在实际接触中给人以怎样的印象?他眼中的技术分析和其他人有何不同?近日,借其到郑州参加郑商所2016年度高级分析师评选活动的机会,期货日报记者专访了这位市场名人。

 

  求索


  初见丁圣元是在会议前一天的晚上,如约接受专访的他刚下火车不久,身着风衣,带着行李,风尘仆仆的样子。期货日报记者在他下榻的酒店门口迎接,他下了车便笑着与记者握手。与通常人们初次见面时的微笑不同,他的笑容一开始就给人热情、自信的感觉,满满的正能量。过后,在接受专访以及他次日公开演讲的过程中,这样的笑容贯穿始终,成了他的“招牌”表情。

  丁圣元的热情不仅体现在待人接物中,更体现在对投资的钻研上。不然,他怎能在工作之余耐住寂寞、沉下心来翻译如此多的经典投资书籍呢?仅中文版《期货市场技术分析》和《日本蜡烛图技术》这两部16开的“大蓝本”,就分别达到530页和330页。

  丁圣元翻译经典书籍的原动力,是解答自己对投资的疑问。1990年,他从北京大学地球物理系研究生毕业,却阴差阳错在一家财务公司找了份外汇交易员的工作。当时,这家公司看中他外语好,并且反应速度快。然而,对于他这样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金融市场交易的人,小试牛刀的过程挫折不断。“当时的我对交易很困惑,也分析过自己性格上的问题——太谨小慎微。”谈及多年前的往事,丁圣元仍流露出丝丝无奈。

  交易受挫后,丁圣元便更加积极地学习交易技术理论。在国内相关书籍还较为匮乏的情况下,直接查阅外文原版书成了他的最佳选择。约翰·墨菲的《期货市场技术分析》英文原著出版于1986年,到1990年已面世4年。丁圣元接触到这本书有一定的偶然性,其实源于他的境外交易对手的推荐,当时这本书在境外投行间已经开始普及。

  “来来往往的人谈的都是技术分析,在外汇保证金交易方面都讲这个‘语言’,当然经济学的书也要看。”丁圣元告诉记者,与如今一样,当时的外汇交易员也要“守”诸如美国非农就业数据、GDP增长率、美联储基准利率等关键数字,并不断关注相关大事件的发生,但技术分析才是“母语”。

  作为当时的外汇交易员,他印象最深的大事件是1991年苏联最后一任总统戈尔巴乔夫被软禁,造成美元兑德国马克汇率剧烈波动。“这个事件传出时,亚洲正是中午,我们刚要吃午饭,看到汇率的波动,真是目瞪口呆。”丁圣元回忆说,平常汇率都是小数点后第4位数波动,到了小数点后第2位或第3位,波动90—100个基点就已经算是很大了,而那天小数点后第1位甚至都在动,变化五六百个基点。

  除此之外,这样的大事件还包括1990年伊拉克入侵科威特,造成石油、美元价格剧烈波动等。“尽管市场波动如此惊人,但只过了大概两个月,价格就回到原来的趋势中去了。”丁圣元说,他笃信技术分析领域的一个重要论断,即趋势形成之后,市场总按照趋势方向来理解消息。趋势是如此神奇,这大概是他执着于研究趋势的原因。

  一个最近的例子就是特朗普当选,“此前,曾有一份研究报告说,如果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,美国股市会下跌15%。然而,在他当选后,美国股市反而快速走高。”丁圣元以这一事例佐证自己的观点。

  对趋势着迷的丁圣元,是长线投资的推崇者。在他看来,技术分析虽然在理论上可以用于日内交易,但这样做并不明智。不仅如此,他还建议投资者尽量减少交易次数。他说:“真正赚大钱要靠趋势行情,快进快出是很难赚大钱的。要想赚大钱就要先把脚跟站稳,慢了就会比较稳,操作就会比较容易。赚快钱需要克服的障碍更多,挑战更大,一些学交易的人,从做日内交易起步,实际上这是不应该的。”

  求实

  着迷于趋势的丁圣元也是市场力量的“信徒”,他又向记者讲了一个故事:二战中,日本通过珍珠港事件挑起了太平洋战争,一开始节节胜利,这也导致美国股指连续下跌。然而,事后来看,在太平洋战争中,日本攻占最后一个岛屿的那天,美国股市刚好到达阶段性最低点,此后日本军队也开始败退,市场似乎知道日本气数将尽。

  “市场的力量很神奇,它能更准确地反映经济基本面。”丁圣元直言,政府虽然可以用强大的力量来影响市场,但对这一力量的使用一定要克制、谨慎,因为这样的影响并不一定是理性和符合预期的。在他看来,政府所做的政策选择建立在研究报告和自己的观测之上,政府人士往往认为技术分析无用,而技术分析恰恰建立在实际操作层面。

  “技术分析不是用来预测后市的,它是一种行为准则。”丁圣元认为,与基本面分析追求严格、精密不同,技术分析是大致的。比如,入冬时会降温,降温途径既有可能是下大雪,也有可能是连续刮北风,不管以哪种方式降温,这个过程一定会出现。值得注意的是,降温过程并不均匀,从夏至到冬至,并不是每天降一点。很多时候天气会给人以假象,入了秋还有“秋老虎”,甚至可能达到夏天的最高温度,但无论降温早与晚,趋势形成后总会表现出来,只要好好等着就行了。因此,技术分析既然从历史统计角度着眼,就要看大势、看历史时机。

  丁圣元还把做交易比喻为开飞机。他认为,做交易一定不能仅凭感觉,而要像飞行员驾驶飞机那样,随时通过看仪表来了解自己的状态。“对飞行员来讲,天和地是很近的,万一感觉错了,飞机就很容易坠毁。”他建议交易者遇到困惑时,看技术分析的要领和规则,围绕市场的实际运动作抉择。

  他认为,还有件和开飞机一样需要格外小心的事,那就是做化学实验。进入实验室后,对自己最好的保护就是一切按操作规程来做,犯不得错误,否则就有可能导致爆炸、失火。

  有时候,技术分析和基本面分析会同时给出两个相反的信号,对于这种情况,丁圣元的观点很明确——信技术分析,按照规则操作。“行人过马路时,突然冲来一辆逆行的汽车,这时除了躲,还能干什么呢?”丁圣元认为,追究责任是事后的事,而在现场只能根据实际情况迅速作出反应,这和做交易是一样的。

  尽管如此推崇技术分析,丁圣元仍反对盲从。他给技术分析的采用加了个前提条件,即需要用到流动性充裕、体量庞大的品种上,原因是这样的市场定价效率更高,也难以被操纵,而在一些小众、易被操纵的市场则要慎用技术分析。

  求简

  在这个市场上,懂得技术分析的人比比皆是,而真正能利用技术分析长期稳定盈利的人则是凤毛麟角。在丁圣元看来,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人们把简单的东西复杂化了。对于交易,他推崇大道至简,用“铅笔和直尺走天下”。他说:“学习技术分析就是让自己在纷繁的世界里宁可保持简单,也不要被复杂的想法、理论缠绕,不要让自己看不清市场的真实面目。”

  他认为,交易者其实并不用看透市场背后的逻辑和情绪,关键是要看透自己。“我们用铅笔和直尺把市场活动的状态划出边界,从大概率来讲,市场在这个形态里会维持原先的状态。”丁圣元分析说,当市场走势超出了这个边界,则意味着状态发生改变,而那条线只是辅助投资者敏锐地意识到市场状态改变的一个工具。如果这样来看,哪怕行情突然发生变化,投资者也不会因为过于关注盈亏而做出错误的判断,而只是按照市场状态做出反应,这样做交易就会简单得多。

  在化繁为简的基础上,丁圣元认为,交易者的成功之路要依次进入两个境界:一是“强大的我”;二是“无我”。他说:“让自己强大,就是要掌握基本的技术分析方法,并对自己的弱点有所认识。为了让自己强大,还要读富有哲理的书,从中吸取智慧,做交易不能只是从方法到方法。自己一旦强大起来,哪怕和周围所有人的看法相左也并不在意,只要看准趋势,就勇于操作。”

  他认为,在看准趋势的前提下,行动是第一位,入场点的选择在于其次,怕的是在稍纵即逝的行情中,因为过于关注入场点而坏了心态,把交易给忘了。进场之后,交易者每天所要做的事,就是看走势是否到了顶或底,还是处在持续形态中,如果趋势还没有结束,那就继续等待。

  求真

  听过丁圣元的演讲或者看过《投资正途》的人都知道,他总是将《周易》中的哲学理念融入到市场分析中。“你真的有了《易经》的智慧就会发现,‘强大的我’也不重要了,关键是要‘无我’。”丁圣元比喻说,有一天,一位杂技演员迎来一场重要演出,台下是一群重要的观众,这些观众甚至可以决定自己今后的名声和收入。这时候,如果这位杂技演员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打动这群观众,那就糟糕了。然而,在“无我”的状态下,这位演员始终应该注意怎么像平时一样,把动作要领做到位,遵守杂技本身的规则,这样才能避免出错而酿成大祸。“进了市场,唯有规则能保护你,别让其他的东西来干扰你。”丁圣元忠告说。

  “庄子用镜子做了一个比喻——至人之用心若镜。如果人像镜子一样,就到了很高的境界。”丁圣元伸出手掌,做出镜子状,并向期货日报记者说,不管是帝王将相、圣人还是乞丐来照镜子,镜中映出的都是真实的人。乞丐照完镜子走后,镜子上什么都不会留下,下一个人来照时,镜子还是那面镜子。因此,看市场的时候也应该像镜子一样,看到一次不管多么“妖”的行情,都要很清晰地知道市场处在什么样的状态,而不要被市场异动牵着鼻子走,那就是“无我”。

  哲学是智慧,而技术分析是方法。在丁圣元看来,智慧就是方法,方法就是智慧。智慧如果没有方法支撑的话,智慧就是虚的,这和用兵打仗是一样。因此,对于技术分析的初学者,他建议不要急于求成,先读一些好书,使自己找到入门之道,但同时永远别忘了,交易也是门手艺,是做出来的,而不是看书看出来的。

  对于有了一定经验的交易者,他建议要对自己保持耐心,不要急躁,尤其是不能孤注一掷。对交易的领悟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,在求真的过程中一定要给自己留有资本和后路。

  对于技术分析的学习者,有一个好消息是,当前可能正面临实践的好时机。丁圣元举例说,在2013年之前的9年间,美元指数一直处于一个越来越窄的三角形形态,市场没有明朗的趋势。如果那时候学技术分析,会面临巨大的困惑,因为所有的突破都是假的。然而,自2013年美元指数走出大的三角形形态以后,10年以内可能都会延续趋势性行情,并对相关的资产价格产生持续影响。他认为,技术分析并不是万能的,其成功的首要前提是要有趋势,没有趋势谁也不能无中生有。

  丁圣元的谈话给人最大的印象是深入浅出,接受记者专访时,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搬出令人生畏的技术理论。他的观点鲜明,从不模棱两可,虽被尊为中国期货界技术分析的顶尖人物,但也时刻保持着谦虚。

  目前,丁圣元是银河证券衍生产品部董事总经理,其所在部门做产品创新、推场外衍生品,也做交易、做市。“不过,直到现在,我对市场和交易也只是稍微有点明白。”在接受专访次日公开发表完演讲后,他也不忘请观众批评指正。

  充满热情的丁圣元未来是否会奉献出更多交易思想与著作呢?也许仍值得期待。

 

 热词:丁圣元

上一篇:赵桂萍
下一篇:张岩

分享到: 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