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金新闻 期货新闻
财经新闻 行业公告
公募基金 公募基金排名 私募基金排名
私募基金 公募基金经理 私募基金经理
研究报告 本网专栏
基金视点 基金学院
法律法规 本站搜索
期货招聘 换算工具

崔陵渝
2015-03-26 06:43:14   来源/作者:期货日报 孙慧平   评论:0


  期货交易二十年,酸甜苦辣尝遍
 
  交易,就是浓缩的人生。老崔一生都在追求上进,四十不惑,买下一个交易席位;五十知天命,却逢人生最低潮;六十花甲,同龄人都在安享晚年的时候,他依然在期货市场上昼夜战斗。老崔说,希望从交易中领会到生命的极致,他想讲述的不是期货的财富故事,而是期货精神。
 
  十二年前,在多数人还不了解对冲基金时,他在郑州成立了交易团队,开始做对冲基金,风格稳健,为人称道。现如今,这支团队的日交易量屡屡突破20万张,管理的资金量也颇具规模。老崔说:“看到队伍的成长,我打心底里高兴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 
  老崔和他曾经的“兄弟姐妹”
 
 
  一张珍贵的照片,距今已有十八年。
 
  照片中的每个故人,如今命运迥异——有的一贫如洗,有的飞黄腾达,有的已离开人世,有的则在风雨的洗礼中,逐渐失去消息。这就是郑州期货市场上的“黄埔一期”,在蹉跎的岁月中,似乎很轻易地散去了。
 
  照片中,站在最后一排右数第三位的,名叫崔陵渝,大家习惯上叫他老崔,是他一直保留着多年前这张合照。期货日报记者采访老崔的那天下午,他掏出这张些许发黄的照片,时而凝眉浅笑,时而黯然神伤,时而拊掌开怀:二十余年的起落、悲喜,好似就在这俯仰之间。
  “大约二三十个人吧,就站在未来大厦的门口,大家整理衣冠、意气风发。”老崔感慨道。
 
  在期货市场摸爬滚打,两三年过去,盈利者大致只有照片中的这些人,因为郑商所组织的一个会议,大家聚在一起,留下这张合照。照片里面,有电影导演,火车司机,有女出租车司机,还有刚从股市掘到重金的股民……他们便是期货交易市场的“黄埔一期”。
 
  当时,很多人对交易也是一知半解,但大家朝夕相处,慢慢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,互相之间也有了一些亲昵的外号。那时候,大家开始称呼崔陵渝为老崔,老崔为人和气,又有文艺的气质和情怀,颇受大家欢迎。
 
  仔细辨认照片,其中还有李经谋,郑商所首任总裁。其他人,老崔也不能一一说清了,曾跟他有联系的,有个老杜,他们一家人都做期货,后来转移到股票市场,混得一直很风光;还有大家尊敬的“班长”,办事很受大家信任,如今已经不在了……
 
  那个年代,国内刚搭建起来的期货市场步履蹒跚,许多人在这里种下梦想,有的没见种子发芽,有的经过四季却未见花开,有的昙花一现,终抵不过一朝风雨的摧残。
 
  老崔还记得,他当时在交易所买了一个交易席位,前来他交易席位开户的人,一拨接着一拨,几个月甚至短短几天,多数人就被淘汰出局。来的时候,个个都朝气蓬勃、胸怀一腔热血,走的时候却皆是狼狈不堪。
 
  领会了市场的冰冷与残酷,见证了英雄的崛起与陨落,在老崔心里,虽然只有强者能生存,但不能以成败论英雄。他始终认为,最早一批做交易的人,也是期货市场的开拓者,他们摸着石头过河,闭着双眼探索,用青春、梦想、金钱,用眼泪、辛酸、辉煌共同搭建起了这个平台。
 
  世间好物不坚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。曾经的兄弟姐妹们,如今已经走散了,还剩下老崔坚守在期货交易的一线。国内期市夜盘开始后,老崔经常和团队里的孩子们住在未来公寓里做交易,“注定是一辈子的事业了,放不下。”老崔向期货日报记者说道。
 
  “如果能回到二十年前,我一定不会选择期货这个职业,一旦热爱就难以离开。”这是老崔的一番肺腑之言,也是很多期货人发自内心的感慨。
 
  有得有失,走过峥嵘岁月,经受悲欢离合、阴晴圆缺,老崔心中也看开了。
 
  买席位,身披掘金者的荣光
 
  还记得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在部队的日子,老崔热爱音乐,是一名文艺兵,平时到处慰问演出,生活挺开心。转业以后,拥有一技之长便开始闯荡文艺圈,到处走穴,带团演出,还因此结识了同样爱音乐的美丽妻子。
 
  郑商所刚成立时,在《河南日报》上面登了一大版广告,一个朋友说:“这要在交易所买个席位,将来肯定增值。”此时,老崔恰好有一部分积蓄,踌躇满志的想找个方向进行投资,再开始树立起一番事业。
 
  当时一个交易席位多少钱呢?一打听,20万元。
 
  能做什么呢?接客户、电话报单,基本上相当于一个期货经纪公司的雏形。
 
  下定决心以后,老崔就开始租房、招人、买电脑,一台电脑两三万元,二话没说就买进来,也足以见他最初的热忱。
 
  那时候,国内几乎没有期货公司,手续费之高,现在是很难想象的,比如一手绿豆期货的手续费就要收四五元。期货市场十分火爆,没多久,一个交易席位一天收入就能达到好几万元,一年算下来收入竟达几千万元。这是老崔一开始怎么也不会想到的。
 
  当年,经纪人是可以做期货交易的,老崔也涉足其中,并且尝到了甜头,于是就把经纪业务上的收入,逐渐转移到期货账户上。由于没有成熟的赚钱模式,在混乱、无序的市场上,源源不断地加仓,也就意味着生存的风险越来越大。在外人眼中,他是名副其实的金融精英、成功人士,却不想离陷阱越来越近。
 
  大致在1996年、1997年,根据期货市场监管政策要求,拥有交易所席位的必须注册期货经纪公司。老崔以相对高价把席位转让给了自己的一个大客户,把资金归纳在一起,专心做期货交易。然而在天津红小豆、绿豆、咖啡等品种交易上的节节失利,资金终被市场悉数吞没。
 
  大赚大赔、起起落落,人都变得非常麻木,每天都不知道人生除了交易还有什么意义。用老崔的话,那就像赌徒一样赌红了眼,怎么都不肯罢休——挣回来一些就想赢更多,亏了也不认输,就想再捞回来。
 
  不久后,期货市场面临大范围的清理整顿,业内十万大军一朝只剩下5000人。疯狂之后的寂静,夹杂着无所适从的落寞,眼看着曾经的朋友们相继离开,老崔心中十分黯然,但他仍然决定留下来寻找一线生机。
 
  做交易,五十知天命,“稳”字挽狂澜
 
  著名美剧《纸牌屋》里有一句台词:一个人的品行,不在于他如何享受胜利,而在于他如何忍受失败。在期货交易上遭遇滑铁卢的老崔,五十岁那年,近乎一贫如洗,然而他认输却不服输,这也是当今许多成功的期货交易员身上具备的精神和特质。
 
  日子最窘迫的时候,老崔兜里只剩2000块钱,心里酸楚得厉害。当年,妻子已经是某高校的教授,多年陪伴在侧,却一时窘迫得不知如何面对。
 
  “没钱,咱就过穷日子吧。”妻子给了他莫大的安慰。听罢,老崔心里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。
 
  如何才能从期货交易中寻找一种稳定的盈利方法呢?“我知道,期货界不乏传奇人物,但一定都有高于常人的能力和强大的心理,就算知道别人的模式,我也做不来。”老崔说。
 
  上世纪90年代末,国际金融界叱咤风云的人物——索罗斯,利用他的对冲基金,制造了一场浩浩荡荡的亚洲金融危机。在最黑暗的日子里,老崔看了许多讲述美国华尔街对冲基金故事的书,“中国的未来,很可能是对冲基金的天下”,他心中逐渐有这样的认识。
 
  如果能在期货市场上,使用风险对冲的交易模式,就有可能实现稳定盈利,一个念头就这样从老崔心中生出。无情的岁月经不起蹉跎,他不想再无端地浪费光阴,有了之前的痛苦经历,他心中早已厌恶风险,转而变得敬畏市场、谨小慎微、精于计算。
 
  从此开始,心态上的成熟,配合完整的套利策略和模式,再加上他多年交易经验的积累,老崔的事业上重新有了起色。交易的路上,早已习惯了孤独,孤独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孤军奋战、难以强大,最终还有可能被市场上的饿狼捕捉。
 
  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,一段段沧桑的过往藏于心中,他不敢再骤然欣喜,停下脚步。老崔相信,自己的模式可以复制,就尝试带人,接纳资金。
 
  当时,在中国内地期货市场的发源地——郑州,还极少人有对冲基金的概念,对于团队交易更是知之甚少,老崔是第一个成立交易团队的人。他的朋友知道以后,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领着这几个人,净在这儿瞎弄。”
 
  听罢,老崔笑了,能证明自己的便是既然选择了远方,就只顾风雨兼程,他坚持心无杂念地在钢索上前行。
 
  “滚雪球”,是一种投资理想。老崔的“雪球”,并不像某些游戏中那样快速滚大,而是在时间通道里稳稳当当、不知疲倦地穿梭,每一步都求免于磕碰、在相对安全的环境中前行。
 
  至今,老崔创造了一个听起来不可思议的纪录——十几年来没有亏过客户一分钱。在传统的意识领域,期货是高风险的行业。而老崔却严格运用自己的模式,将其变成一种理财工具。“把客户的资金,当成自己的资金,把客户的利益,放在自己的利益之上,有了这种理念,再配合对冲套利的模式,就会主动防范风险,实现稳定盈利。”老崔向期货日报记者说道。
 
  既然做了,就不能愧对初心,就要跟上行业的发展步伐,去年他的团队发了11只凌宇套利系列产品,其中包括两个资管“一对多”产品。老崔告诉记者,他们新一期的产品已经在走流程,也即将发行。
 
  做团队,核心人物也是精神领袖
 
  在财富管理时代,业内一些操盘手开始谋求转型成立私募基金,然而怀着美好的初衷,却往往栽在半山腰上。这两年,有年轻的操盘手开始找老崔,希望能从他身上汲取一些管理团队的经验。
 
  每每如此,老崔都热情接待,几句闲聊便知各个问题所在。一方面,他希望年轻人能少走些弯路,不要像自己跌跌撞撞,尝尽辛酸滋味才幡然醒悟;另一方面,他也感到,做团队需要一些品质,但“草根操盘手”往往还不具备这些品质,不走弯路很难找到对的路。
 
  回忆往事,自己为什么要成立团队呢?
 
  那是被市场打得没办法了,在这个近乎零和的游戏里面,到处演绎着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,不可能有双赢的局面,唯有强者才能够生存下来。老崔说:“众人拾柴火焰高,假如没有过人的天赋,群策群力总好过单打独斗,而且哪有人能单枪匹马打天下的。”
 
  任何一个团队,最核心的要素是人才,怎样培养人才?没有耐心是不行的。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,培养人比种树还难,刚开始他只是一棵小树苗,根本不要指望他能遮阴,要隔三差五浇水、精心修剪枝杈,有耐心地让他开花结果,“一个可复制的交易方法,没有两三年的市场磨炼,孩子们即便一开始学会了,也很难独当一面”。
 
  老崔的团队,现在有二三十人,大家入门的水平参差不齐,但他从来不给孩子们压力,安安静静地让他们自己去琢磨和练习。老崔向期货日报记者说道,“用外力逼着他们挣多少钱,他们心里会感到压抑。只有心中平和,才能发挥自己的潜力,一时不行,不代表以后不行。有了经验的积累,各种行情都能胜任,自然也就成才了”。
 
  这些年,老崔时常感到一个团队的核心,实际上是灵魂人物,关键时候要敢于担当。他印象最深刻的是2010年的棉花行情,他们在方向判断上出了问题,应该买近卖远却做成卖近买远,这样的结果是价差持续扩大,赔到500多万元的时候,他断然决定认错。
 
  “期货不能任性,结果会很可悲,交易就要顺着趋势。”那一年,由于老崔正视风险、及时调头,才令团队转危为安,最终依靠买近卖远的策略,挣了3000多万元。
 
  老崔说:“偶尔,团队也会出现比如下错单、打错价格的情况,但是要先稳住军心再处理行情。”
 
  出错了,冲锋陷阵的孩子们挨了子弹,再指责的话就相当于问他:“你为什么挨子弹?”谁听了都会难受。
 
  这又牵涉到,做团队也是要讲究人品的,胸怀宽广便能容人,便能容错,一碗水端平,才能赢得别人尊重。老崔说,做团队可以学习古人,比如宋江能把各路豪杰齐聚一堂,那是义字当先,那是大家认可他的人品。
 
  君子以厚德载物,灵魂人物要有献身的精神,也要有分利益的胸怀,散财人心才能聚。这些年,他教导团队的孩子们要孝顺父母,在利益分配上也从不吝啬,逢年过节、团队里有人结婚生子等,他都会送上一份贺礼,有时还会给孩子们的父母献上一份心意。
 
  老崔认为,现在很多操盘手一个人做交易,都不太考虑这些问题,跟人交流得也比较少,一旦做团队人格缺陷很可能就暴露了,这时候想再调节就会比较困难,所以要努力克服自身的缺陷。
 
  前段时间,由畅销书改编成电影的《狼图腾》热映,老崔看了之后感慨万分,群狼能从精良的羊群中获得利益,甚至能把马群置于死地,力量是无穷的,而孤狼难以生存,不能繁衍,即便有奔跑的能力,也有可能会惨死在别人手中。
 
  而更令他产生共鸣的,是书和电影里传达出的狼精神,狼是真正的贵族,是综合素质和精神魅力的结合,每一个期货人都经历过无数的伤痛,一定意义上都是精神贵族,而从更大的格局上来说,要真正做到期货市场上的狼,还需要一种胸怀、一种境界。
 

 热词:崔陵渝

上一篇:张世杰
下一篇:陈冬华

分享到: 收藏